欢迎访问:必发88(手机)客户端官方网站

为什么艺博会的风头越来越劲

LiZhigang

2019-10-06 19:29:03


Art Basel in Basel 2019, Credit: Art Basel.


彭嫣菡为《打边炉》特约撰文

尽管艺术双年展及同类型的周期性展览是一种耗费巨大、浪费惊人的艺术系统,在过去的半个世纪间,她一直是知识生产和信息流动的重要机制。在欧洲,双年展的历史可追溯至1851年于伦敦举行的水晶宫博览会, 诞生于1895年的威尼斯双年展(the Venice Biennial)以及20世纪五十年代的圣保罗双年展、卡塞尔文献展等,逐渐在各地区寻得了前所未有的机遇。在亚洲,光州双年展(1995年)、上海双年展(1996年)、台北双年展(1998年)虽创办较晚,但却很快在各大城市之间掀起了一股新的旋风。在双年展的巅峰时期,几乎每一座区域性的经济文化大都市或者有野心角逐这一地位的城市,都创办了属于自己的双年展。

The Crystal Palace in Hyde Park, London, in 1851.


是的,当我们重新提起这些历史,那些来自十数年前的双年展研究已显得陈旧起来,多少有些不合时宜。如果说双年展体系仍然在坚持维护着艺术的严肃面貌与学术属性,在当下的迫切情境中,快速更新的展览时尚与商业策划大方登场、快速膨胀,艺术博览会则多少取代了大型周期性展览的功能,以更加猛烈的气势与目的明确的方式,成为了年度艺术盛会名单中的头号明星。无论从媒体关注、社会影响力还是受欢迎程度而言,双年展都不再像往年那样耀眼了。

双年展的权威性与历史地位的衰退在世界各地得到了应验,不只一位评论家感受到了这种现象。2017年,《ArtReview》以“双年展的终结?”为题,以“是该落幕了”结尾,双年展研究从建设性的批判进入悲观的预言。(注1)以往针对双年展的批判,主要在其自上而下的组织体系,身处全球地缘政治中的权力不平等,对社会变革相关议题的无能为力而又充满幻觉等方面着手。大型国际展览肩负着为全球性的政治文化议题发声的责任,同时亦要兼顾本地议程,为区域内的迫切危机提出解决的理论方案。艺术家和策展人以自身的学术修为和激进态度为危机群体“赋权”, 反映和调解社区的政治诉求。但随着理论的失效、社群的网络分化,当代文化的权力双方出现了真正的转向,这种大型节庆活动带来的文化赋权越来越存在于想象之中,它使得展览的话语生产的效力变得越来越微弱。

在理论建设的维度,双年展固然充斥着各类弊病,但它仍然是跨学科经验与现实政治议题交织的实验场,为精确而复杂的艺术活动提供大量的资源与合法阵地。传统而言,无论是艺术家、画廊还是机构,业内人士普遍认同并珍惜双年展对艺术家所提供的学术认可,这种声誉的提升反映在市场上,则被换算为经济价值的提升。今年3月,Artnet刊登了一篇由Kate Brown 与 Javier Pes合著的文章,指出了在现实运作的维度中,双年展体系多年来所积聚的各种内外危机。(注2)作为城市获取荣誉的工具,双年展多由政府机构出面主办,其庞大的参展规模和作品体量,势必需要大量的资金投入(2017年卡塞尔文献展的预算超过五千万美元)。无论是出自公共资金的大池还是转嫁到企业身上,展览的预算往往存在着来源和去向都不甚透明的情况。在圣保罗双年展和今年的惠特尼双年展筹办期间,都曾发生过因资金问题引发的舆论大战 。在国内,一次展览的预算落到执行层面只剩下账面的三分之一,这也不是什么稀奇事。

The opera “Sun & Sea (Marina)” (2019), by Rugile Barzd?iukaite, Vaiva Grainyte and Lina Lapelyte. Installation view, Venice Biennale 2019. Image Credit: New York Times.


在双年展的非营利旗帜下,提供给参展艺术家和作品创作的经费十分有限,这意味着要么由艺术家自己,要么由画廊和私人赞助来为双年展额外买单。对于来自市场的参与者而言,参加双年展的回报周期长,且充满不确定的因素。在今日越加严苛的市场环境下,资本愈来愈丧失了对这种内部游戏规则的耐性。同时,不少参与双年展的项目是以研究型为主, 我们可以在双年展和艺博会上明显感受到参展作品的“可销售性”的差异,这其实意味着双年展违背了以画廊为代表的艺术经纪方希望能出售作品的市场原则。

在战后的当代艺术领域,正是由于双年展的盛行,策展人的权力得到了前所未有的彰显。然而,与服务于美术馆馆藏的在馆策展人不同,多数双年展采取独立策展人聘任制,他们往往在展览开幕前数月间接受委任,通过频繁的国际旅行远渡而来。在这场临时性的任命中,他们不仅需要与组委会和当地文化进行磨合,在摸索中前进,面对艺术家、公众、艺术赞助人的不同立场,他们必须应对层出不穷的各种问题,在夹缝中尽量为艺术本身争取权益,维护作品方案的完整程度与学术独立的道德准则,无愧于艺术史的评判。

由此可见,以欧美的明星策展人和艺术家为中心的制度,已经在包括亚洲城市在内的全球双年展系统中循环殆尽。在多年的同质化竞争中,无论是他们自己还是观众,都已经对“全球+本土”这样的艺术配置失去了新鲜感和好奇心。而出生于1980年代末和90年代的更年轻一代,以近年来的惠特尼双年展和新美术馆三年展为例,又似乎有些底气不足,或是囿于愈加急迫的全球政治议程,出现“失焦”的现象。

以上海为例,尽管2018上海双年展在成堆的网红展之间已是非常出众,往年那种全城动员、全城讨论式的舆论热潮已难以再现。在这样的历史契机中,Art021艺博会、西岸艺博会等则部分替代了大型周期性展览的功能,成为彰显“节庆主义”的新工具。2018上海双年展的普通单次入场票价为30元,而Art021艺博会的同等票价则达到150元。在世界范围内,艺博会真正创造的历史不算太长,军械库(The Armory Show,创办于1994年) 与巴塞尔艺博会(Art Basel, 1970年)是无数展会品牌中的佼佼者,在中国,艺博会兴起的历史则几乎与双年展的影响力达到顶峰(如2008广州三年展)后逐渐回落的轨迹相暗合。

Pascale Marthine Tayou, Installation View, The Armory Show 2019. Photo by Teddy Wolff.


传统的双年展是一种体验经济,她带来的不是某个艺术家或者单个艺术作品,而是基于城市和文化旅行的整体体验。如今,艺术作品从多变的博物馆和城市公共空间,进入了更加商业化、均质化的商品交易展览中心。在Art Basel与瑞银发布的年度艺术市场报告中,2018年全球艺博会的销售总额达到165亿美元,同比增幅为6%。由于近十年的快速发展,在艺博会上的销售额占全球艺术交易一级市场的比例,已从2010年的不到30%,升至2018年的46%。在过去的一年中,画廊或艺术经纪人平均要参加四场不同的艺博会。(注3)人们长期诟病白盒子空间剥夺了艺术作品与环境的互文关系,如今却少有人抱怨艺博会上更加令人难以忍受的局促的小格子间。

艺术是一种极其特殊的文化资本,艺术品的收藏、流通当然需要来自商业市场的强大支持,而艺术内容的研究、展陈与文化保存则需要人文与公共教育系统的支撑。如果说是话语机制的变化从内部导致了双年展的衰落,那么艺博会的兴起则从属性上脱离了寻求理论生产与解决危机议题的包袱。在当下,信息传播逻辑的演变进一步赋予了其合理性,无论是艺术家、藏家还是观众,人们不再渴求或者信任高屋建瓴式的、统一的知识框架,取而代之的是在各领域之间所迸发的一些微小的火花。这意味着艺术家仍然能够在艺博会的体系下以零散的方式输出自己的观念,而我们已经无法向时代要求一场推心置腹的大型艺术观念的洗礼。

在过去的十年间,我们的经济形态与细微的社会转型走入了更加风云变幻的时期,潜在的艺术资本及其模式也变得更加敏感脆弱、不可预测。对于新进入的资本而言,艺博会上的“买—卖关系”是一种更加容易理解的商业模式。双年展的衰落与艺博会的暂时兴起,这是一种令人遗憾的退化,还是一种更加有效的“资源配置”?如果说这一切可以归之于资本的结构发生了变化,这意味着公共艺术事业的发展需要在“赞助—被赞助”的框架之外,寻求一条更加理性和持续的道路。从故事到人物,从自然到历史,作为“容器”的当下的艺术需要在资本膨胀的博览会时期继续承载时代的饱满度, 记住自己的使命,无论何时何地。


彭嫣菡,策展人、研究员,毕业于美国Bard College策展研究中心,工作和生活于纽约。

尾注:

1. Charlesworth, J.J. “The end of the biennial?”, ArtReview, July 17 2017. Retrieved on Sep 11, 2019.https://artreview.com/opinion/opinion_online_jj_charlesworth_the_end_of_the_biennial/.

2. Brown, Kate and Pes, Javier. “Biennials Are Proliferating Worldwide. There’s Just One Problem: Nobody Wants to Pay For Them,” Artnet, March 21, 2019. Retrieved on Sep 11, 2019. https://news.artnet.com/market/venice-biennale-hidden-costs-1493455.

3. “The Art Market 2019: An Art Basel & UBS Report,” Prepared by Dr. Clare McAndrew, p. 20.


来源原创: ARTDBL 打边炉DBL

版权声明:【除原创作品外,本平台所使用的文章、图片、视頻及音乐属于原权利人所有,因客观原因,或会存在不当使用的情况,如,部分文章或文章部分引用内容未能及时与原作者取得联系,或作者名称及原始出处标注错误等情况,非恶意侵犯原权利人相关权益,敬请相关权利人谅解并与我们联系及时处理,共同维护良好的网络创作环境】


0条评论

纯粹的纸,不纯粹的纸艺

纸,在初造之时,一般只追求达到书写功能即可。直到剪纸与折纸艺术的诞生,其功能则获得升华,不再纯粹是为了达到书写功能。在造纸成了夕阳工业的今日,纸艺是否也会受到影响?在首尔大林美术馆(Daelim Museum)的《纸艺展示》(Paper, Present)中,我们看到了纸与纸艺,纯粹与不纯粹之间的交流,找到成为一种独特的体验。正如主题中的双关意义:纸,仍然存在。
必发88手机客户端 0评论 2018-06-25

艺术的种子等你来播种

红紫妆林绿满池, 游丝飞絮两依依。 正当谷雨弄晴时。
必发88手机客户端 0评论 2018-07-14

这才叫墙绘,你家那只是墙!

每家每户都有墙, 但艺术家的墙, 注定跟大多数人的不一样, 它彰显着主人与众不同的气质。
必发88手机客户端 0评论 2018-07-16

史上最牛“画贩子”,一手炒红马奈、梵高、塞尚、高更等大师!

毕加索曾说: “世界上最漂亮的女人, 都没有瓦拉德被摩画的次数多。” 毕加索笔下的安伯斯·瓦拉德 作为20世纪初最有钱的艺术经销商, 安伯斯·瓦拉德(Ambroise Volla
必发88手机客户端 0评论 2018-07-10

郑曦然:模拟形成的抽象的现实主义

> 《使者的降落》(Emissary Sunsets The Self),2017年 郑曦然有一系列的“使者”作品。比如《完美的叉子使者》,这是个故事性很强的计算机
必发88手机客户端 0评论 2018-06-25

她用欲望作画,笔下的女人香艳至极,每一幅都撩人心弦!

媚笑罗面,朱唇轻启, 体态丰腴的女人, 一丝不挂地栖息在花丛中, 浓厚与轻柔并存于 一个非真实的世界中。 紧紧相拥的恋人, 男子急切地想要获
必发88手机客户端 0评论 2018-05-21

西安美术学院决定:辞退樊雨

4月24日,有微信公众号通过网络反映西安美术学院青年教师樊雨获德国红点奖至尊奖作品《露天影院国家博物馆【海报系列】》(《Open Air Cinema National
必发88手机客户端 0评论 2018-05-02

美术馆长改当剧院院长,“玩砸了”

?在柏林人民剧院担任院长仅7个月的德尔康 ?柏林人民剧院 ????一个剧院院长的去留能引起全国各大媒体讨论,这种事情也只会发生在德国。 4月13日,柏林市
必发88手机客户端 0评论 2018-04-25

2018年央美学生最新获奖精美作品出炉

[簸芪] 作者:纪宇玺 尺寸:120 cm X 90 cm 材料:水彩、彩铅 精彩作品局部 [家 · 马甲] 作者:方浩炜 尺寸:90
必发88手机客户端 0评论 2018-04-19

一看再看这位“翩翩佳公子”,常玉与他的浪荡子美学

台北。耿画廊的常玉作品展“藏枒如华:常玉与浪荡子美学”仍在进行中。这场汇聚了华人现代艺术家常玉从上世纪20年代到60年代中期不同时期、不同媒介作品的展览又一次向公众揭开了艺术家常玉神秘面纱的一角,而这
必发88手机客户端 0评论 2018-04-16

一个农民,把画坛给震了!佩服

湖北画痴农民 6岁他第一次涂鸦 受到的是周围人无情的嘲笑 28年来他“不务正业” 流言和讽刺从未间断 如今他不仅用画作震撼世人 作品被一抢而空 还在北京开了个展
必发88手机客户端 0评论 2018-03-12

画雪61年,74岁老人一支铅笔将雪画活,普京都被骗了

在这个急于求成的现实社会, “择一事,终一生”的人少之又少, 但这位74岁的老人, 几乎用了一生的时间, 让我们看到了执着的力量。 雪魔 如果没有经人提醒的话, 相信大家在看到他
必发88手机客户端 0评论 2018-01-25

58年只画一朵花,从平民到宫廷御用画家,他连死都如此浪漫···

一生专攻一件事: 画花。 玫瑰绘画大师 人这一生, 总被欲望所困, 想做的事太多, 一辈子能专注做一件事, 又太难、太少!
必发88手机客户端 0评论 2018-06-25

这才叫墙绘,你家那只是墙!

再普通的墙, 也能装点成我们理想中的模样。 墙面艺术 每家每户都有墙, 但艺术家的墙, 注定跟大多数人的不一样, 它彰显着主人与众不同的气质。
必发88手机客户端 0评论 2018-06-25